古人用什么洗脸

 时间:2020-09-06  贡献者:tanginns.com

导读:朴门永续·常识普及:古人的天然刷牙洗脸沐浴润,古人用什么洗脸?洗脸看似小事,在生活中却举足轻重,按《礼》的要求,君子每 5 天应洗一次澡,每 3 天应 洗一次头发。可古人没有现代的洗涤用品,他们靠什么去污呢? 最早的

朴门永续·常识普及:古人的天然刷牙洗脸沐浴润
朴门永续·常识普及:古人的天然刷牙洗脸沐浴润

古人用什么洗脸?洗脸看似小事,在生活中却举足轻重,按《礼》的要求,君子每 5 天应洗一次澡,每 3 天应 洗一次头发。

可古人没有现代的洗涤用品,他们靠什么去污呢? 最早的洗涤用品是米汤,但不是大米,而是洗头发用大黄米(黍子)熬的汤(因为黏度 高) ,洗澡用小米熬的汤。

古人还将小米汤发酵成酸汁饮用,认为可以美容。

洗脸液的升级,可能与佛教传入有关,毕豆(即豌豆)等进入中国,将其磨成细粉,辅 以香料、中药,做成澡豆,使用时放入水中融化,就水洗涤,这在魏晋贵族圈风靡一时。

豌 豆粉不仅能去污,且有一定消毒作用,但价格高昂,只有贵族用得起。

普通人大多用皂荚。

皂,黑的意思,指原树非常黑,其果实去污力很强。

南宋时,北方 移民大量涌入南方,见浙江皂角树果实尤其肥大,称为“肥皂” 。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肥 皂”指的是另一种树,其果实叫“肥珠子” ,也能去污。

两种说法谁对谁错,已无从判断, 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认为肥皂就是皂角树。

肥皂普及后,豆面儿反而成了低端产品。

一方面,人们改称其为“散” , 突出药用效果, 争取了一部分市场。

如果说古人洗脸用什么,香面儿、皂角各占半壁江山。

( 《北京晨报》7.18)古代人怎样发现了时间的秘密?一年有十二个月,三百六十五天,每天有二十四个小时。

每个小时有六十分钟,而每分钟有六 十秒。

这套来自西方的时间制度,我们都早已习惯了。

时间就在我们身边。

天上飞的飞机,地上 跑的火车,大街上所有匆匆来去的人们,都走在时间的刻度上。

但是,在西方的时间制度走进我 们的生活之前, 我们中国古代的先民们依靠的是怎样的时间体系?他们究竟是根据什么安排自己 的时间生活?循环是时间生活最重要的特征。

昼往夜来,月升月落,春夏秋冬,时间的脚步循环往复永不 停歇。

而先民们对时间的认识, 有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

最早被发现的时间刻度单位应当是 “日” 。

太阳是全世界人认识时间的第一个标志物。

先秦时代的 《击壤歌》 唱道: “日出而作, 日入而息。

” 太阳的升与落是一日劳作和休息的标志。

由昼与夜组成的一天,则是一年的基本单位。

汉字中,

“旦”字表示太阳刚刚升起,把“旦”倒过来就是古体字的“昏”。

随着先民们认识的深入,白 天和黑夜又被细分。

《左传》记载“日之数十,故有十时”,这种划分一日为十时的方法,应当 和古代传说羲和生了十个太阳相关。

但后来普遍流行的是一日为十二时辰的分法。

一日分为十二 时辰,一个时辰相当于我们今天的两个小时。

比日大一号的刻度是月。

古人很早就认识到月亮定 期的循环变化。

王国维在释读殷商时代青铜器上的文字后指出,殷商时代已经分一月为四:自一 日至七八日曰初吉,自八九日已降至十四五日曰既生霸,自十五六日以后至二十二三日曰既望, 自二十三日以后至于晦日曰既死霸。

可知当时已经对月亮的变化周期有了非常清楚的认识。

认识日和月相对容易, 因为太阳和月亮的循环变化直接看得到, 但认识季节就有一定的难度。

四季中古人最先认识的是春天和秋天。

这是由于对农业生产来说,春种和秋收是最重要的。

甲骨 文中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夏”字。

“冬”字虽然有,但表达的是“终”字的意思。

大概因为古人 长时期熟悉了“春”和“秋”的划分,即便“夏”“冬”被发明后,有些古籍说起四时,依旧把 春秋连起来,把四季说成“春秋冬夏”,这就是习惯的力量啊。

最早的一部编年体史书被命名为 《春秋》,应当就和这一古老的习惯有关。

“年”是我们时间生活中最大的单位,认识它就更需要对于自然加以整体把握的思考能力。

典籍记载北宋时女真族记年龄用自己看过几度草青为标志。

这种以草木枯荣为一年的习惯很多民 族都有。

不过汉民族很早就发现了白天用立木测日影的方法。

古人用这样简单的方法发现了冬至 和夏至这两个重要的时间节点。

由此延伸出春分和秋分。

在两分两至之上, 又发展出立春、 立夏、 立秋、立冬,最后发展成二十四节气。

中国古人认识一年的另一个途径来自于夜晚对于星星的观 察。

经过精密的观测,古人发现了头顶的星空上,北极星永远安定地挂在北方,而北斗七星按照 季节不断地旋转,斗勺柄春天指东,夏天指南,秋天指西,冬天指北。

聪明的古人于是把星空分 成了青龙、 朱雀、 白虎、 玄武四个星区, 又在每个星区选出代表性的七颗星, 这就是二十八星宿。

如果把一年的时间比喻为一个钟表表盘,那么北极星就是钟表的表芯,北斗七星就是指针,而二

十八星宿则是周围的时间刻度。

遥想古人第一次发现这片星空就是一个巨大时钟的瞬间, 他们的 心情该是怎样的激动啊。

遥望神秘的宇宙, 发现时间秘密, 曾给他们的思想带来过怎样的冲击呢?依靠对于日、月、星的观测,在春秋战国以前中国古人已经建立了对日、月、四季和年的基 本认识。

实际上除了天文,古人还在身边的自然变化中发现了无数时间的刻度。

他们发现到了一 个季节鹿会生角,到另一个季节鹿角会脱落,发现大雁、伯劳等候鸟总是按照季节飞来,又按照 季节飞去,发现花开花落、雷雨风霜都是和时间的循环密切相关。

所有这一切,后来被一点点编 组到古代时间的谱系中。

其中最体系化最有代表性的是“七十二候”。

“七十二候”把二十四节 气的每一个节气一分为三, 并按时序分别选取三种物候编成。

每一种物候都是可以作为时间变化 标志的自然现象。

发展到这个阶段,中国人已经通过对天文地理的观察,完全地掌握了大自然时 间变化的秘密。

这些有关时间的知识,对农业生产和社会生活意义重大。

因为一旦清楚了时间循 环的链条, 古人就可以预先知道大自然即将发生的许多变化。

人们可以按照历法有条不紊地安排 一年的生产和生活,未来由未知变成可知。

古代中国人由此依循大自然变化规律生产和生活,并 从中抽象出敬天顺时、尊重自然、天人合一等思想观念。

这些观念构成了我们中国文化最核心的 理念,直到今天依旧发挥着重要作用。

1911 年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推翻了满清王朝, 新成立的中华民国决定顺应世界潮流使用西历。

但因为中国的传统历法生于中华这块土地, 并已深深融入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 所以直到今天依 旧是我们时间生活非常重要的部分。

要理解这一点, 只要比较一下元旦和春节在我们生活中的分 量就足够了。

(作者刘晓峰,清代京官的“养廉银”2016-09-30 14:09 来源:中国文化报 我有话说

清代“养廉银”制度实际上设立在雍正、乾隆两朝,分为外官和京 官两个阶段进行。

清代外官“养廉银”发放在雍正朝财政改革后,已为 学者所论证明晰。

清代京官“养廉银”问题则是在乾隆朝解决的,学界 关注较少。

雍正即位之初,各地官吏征收钱粮火耗日渐增加,按惯例地方官向 户部交纳钱粮,每一千两税银,加送余平银二十五两,饭银七两。

雍正 帝进行财政改革实行耗羡归公。

通过耗羡归公,清政府将原分散在各地 方的耗羡收入的所有权、支配权收归国有。

同时将其中的一部分拨出通 过“养廉银”的方式补贴外官的私人生活或一些公务开支。

此次财政改 革对各级官吏来讲是变暗收为明补,革除了地方私征滥派的弊端。

耗羡 归公与养廉银的发放既是清代雍正财政改革的重要内容, 也是清王朝加 强中央集权在财政上的一个表现。

外官经过雍正朝养廉银制度的实施解决了后顾之忧, 京官的养廉问 题也逐渐被提出。

雍正六年(1728)开始给礼部以外的五部尚书、侍 郎多发一份俸禄,称“恩俸”,但是标准远远低于外官的“养廉银”。

乾隆帝即位后,体恤京官的艰辛,特意在户部余银中拨款养廉,通常以 饭银的名义从地方征收并发放, 如有剩余兼做办公之用。

“朕临御以来, 洞知京员俸禄所入, 未足供其日用, 深为厪念。

以量入为出, 国有常经, 必须筹划周详,始可施行久远。

今查得户部有平余银两,系各省与正供 随解之项,每年约有十六七万金不等。

此项银两,在内在外,原存贮以 备公事之用者, 若即以分给部院办事之人, 作为养廉, 于情理亦为允协。

着总理事务王大臣等,查明部院各衙门事务之繁简、官员之多寡。

其原

有饭银,已足敷用者,无庸赏给。

其不敷者,酌量加添。

其向来并无饭 银者, 酌量给与。

至翰詹京堂等衙门, 虽事务不繁, 而淡薄较部院更甚, 均当令其一体沾恩,可按数分派。

” 当然京官因所在部门不同,饭银的收入会有很大的区别。

乾隆七年 (1742)故刑部尚书刘吴龙遗疏内称:“在京部院衙门,皆有饭银, 而户部银库养廉,尤为丰厚。

惟内阁、吏部、礼部等衙门,未获一体邀 恩。

” 乾隆帝解决京官的“养廉银”问题最后的落实情况如何?京官“养 廉银”的发放标准、时间、数额等如何?清代乾隆朝户部尚书王际华自 撰的《王文庄日记》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视角和资料。

王际华,字秋瑞,号白斋,别号梦舫居士,浙江钱塘人。

生于康熙 五十六年(1717)七月二十五日,卒于乾隆四十一年(1776)三月十 六日。

他是乾隆十年(1745)一甲第三名进士,随授编修,三年后升 侍读学士。

乾隆十四年(1749),奉命入值南书房。

后充湖北考官, 擢内阁学士、礼部侍郎,辗转任职,乾隆三十四年(1769)升礼部尙 书,乾隆三十八年(1773)充《四库全书》正总裁,后迁户部尙书。

乾隆四十一年(1776)三月卒,赠太子太保,祀贤良祠,谥文庄。

《王文庄日记》为王际华乾隆三十五年(时为礼部尚书,乾隆三十 四年十一月, 王际华以户部左侍郎擢为礼部尚书) 。

和乾隆三十九年 (时 为户部尚书,乾隆三十八年八月,调礼部尚书王际华为户部尚书)。

所 记日记,国家图书馆藏有手稿本,影印版收录于《历代日记丛抄》。

日记逐日记录,通常依次记录,包括时间、天气、工作、交际等情况和 重要家庭事务。

当然,其中还记录有每日生活的经济状况,包括收入、 支出的情况。

关于经济方面的记录,在乾隆三十五年日记中记录较少, 在乾隆三十九年日记中较多。

王际华身为户部尚书,亲笔记录收支情况 的经济资料非常难得。

清代官员的俸禄,清初承袭明制实行低俸制度。

京官正从一品俸银 180 两,禄米 90 石,依照品级而递减。

王际华当时除俸禄之外的主要 收入是饭银。

饭银,是清代京官俸禄之外的补贴,各部之间并不一致, 名目也有区别。

王际华日记中出现了各种“饭银”的记载,如“正月廿 八,收铜批银二百三十二两。

”“二月十二,收正月开印后八日捐纳库 平银三十六两一钱一分零。

” 以上各种“饭银”,名目多样。

铜批银,也称为铜批饭银,是“饭 银”的一种,时间较为固定,基本每两个月记录一次,全年共 6 次,每 次二百余两,总计约一千三百两。

其余的饭银总计约七千六百两,其中 以头卯、二卯等饭银为最多。

头卯、二卯、三卯等饭银,从其字面意义 上理解,似乎就是因当差而发放的津贴。

各类饭银总数约近九千两,这 些“饭银”即是以不同名目发放的“养廉银”。

王际华收到的各种补贴 收入数额远远高于自身品级所应得的俸禄。

除饭银外,京官还会有一些 地方官员孝敬以及其他的灰色收入。

应该说, 王际华身为户部尚书要职, 所得待遇比其他京官更加丰厚、优渥。

 
 

微信扫一扫 送福利